离婚律师:好的感情一定要谈钱

时间:2020-09-18

       离婚率不断上升的现在,家庭成为人们密切关注的单位。作为家庭亲密关系的一种,爱情和亲情不一样,它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暗滩,比如“谈钱伤感情”,一句俗语透露着我们文化里感情和利益二元对立的尴尬。婚姻作为两者的结合体,人们往往没有办法在婚姻里“正当”地去讨论钱的问题,那意味着生疏、不是一家人、互相算计。这样导致很多问题停留在了暗处,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了更多的隐患。

       北京诵盈律师事务所是一家专注婚姻继承、离婚案件、合同纠纷领域的精品律所,主打婚姻、继承、合同业务。律所成立于2014年,已累计代理案件3,000多件,为10,000多位客户提供法律服务。

 

禁忌

      从2013年开始,我开始专业从事离婚诉讼。这些年里,有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变,比如人们不善于在婚姻里谈钱,甚至对“离婚”这个词有很强的回避情绪。

       有的时候我去参加婚礼,常有人问我是做什么的,我说我是律师,专门做离婚案件的,对方往往会终止聊天,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扫把星一样的。在年前我写了《好的婚姻,要守护财产和爱》,好多读者和我说只能偷偷看,甚至不敢拿回家看。

       做生意有散伙的准备,谈恋爱也有分手的准备,奇怪的是,结婚却不能有离婚的准备。似乎一旦有这种想法,就是罪恶的,内心会受到谴责。到现在为止,中国对婚姻里“白头偕老”的信念依然很强,很多人觉得,“还没有结婚就想着离婚?”“谈钱伤感情。”

        从我自己的从业经验来说,近年来,特别是2013年之后离婚率是不断在上升的。结婚1到3年是离婚的高发期,然后就是结婚5年之后,以前大家说七年之痒,现在数据说是变成了五年之痒。

        现状是这样,但是人们对婚姻的观念还是没有很大的改变,可能变得更容易说出口离婚了,但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在婚姻里维持一个良好的关系。我一直说的一件事情是,婚姻和感情是不一样的,离婚自然是代表感情的破裂,但更重要的,它本质是一种财产分配。

       因为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人性,太多夫妻离婚的时候撕破脸,悄悄转移财产、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两个人连家里的凳子都要分,还有的把孩子藏在谁都不知道的地方为了争夺抚养权。

       现在的夫妻肯定是因为感情进入婚姻,但是依赖感情去解决婚姻里的问题是有风险的。

▲婚姻走到尽头时,许多夫妻对婚内财产进行了严格的平均分割。图 / 《心花路放》截图 

陷阱

      等婚姻破裂了再去法庭,对不掌握家庭财产主动权的一方来说是很难的。在我的经验里,女性弱势的比例更高。

 

2011年是改变离婚案走势的一年。

 

       举个例子来说,有一个比较传统的女性,结婚之后辞职在家里做全职太太。当别人住出租屋的时候,她已经住上了大房子,每个月还能拿到不少的生活费。她出门开车不用挤公交,看到名牌化妆品也不用一忍再忍,直接刷附属信用卡,反正丈夫会给她还钱。但是好景不长,她发现丈夫出轨了,而且出轨的对象还不止一个。结婚三年,丈夫名下已经有了三套房子,只不过全都是他父亲出钱买的。她决定离婚,觉得自己至少还可以得到一半的房子。

 

        按照以前的《婚姻法》这是对的,婚后父母出资为子女买房,视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予,是夫妻的共同财产。但是2011年出台了新的司法解释,婚后父母出资,而且产权登记在子女名下的,不算共同财产。所以,虽然是丈夫出轨,但她却要净身出户。

 

       2011年以后,这样的案件很多。传统婚嫁的模式大多是男方买房子,但房价一路高涨,常常要动用三代人的积蓄,一旦子女离婚,三代人的积蓄立刻被腰斩。2011年之后,进入依附型婚姻的女性财产分配权被消解。

 

        独立女性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现在女性虽然已经可以在社会上独立了,但是一到婚姻里面,存在一种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的文化惯性,加上生育这种客观条件的限制,很容易回到那种女性默认牺牲的模式,又变成被动的角色。

 

       我有一个客户,她之前是得过很多奖的知名设计师,她老公是做生意的,生育之后她就在家里面做全职太太。结婚第九年左右,她发现丈夫出轨,提出了离婚,那时候她想要再重新回到行业里,发现自己已经“过气”了。

 

▲对很多女性来说,结婚生子后想要重返职场难上加难。

 

       这里往往会牵扯到家务劳动价值不被承认的问题。这个问题有人会反驳说,《婚姻法》的第40条规定了可以有权利向对方要求补偿,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婚后财产的分割问题,我个人认为在婚姻关系里让一方承担全部或主要家务,实际上是在把婚姻变成一场隐形剥削。

       财产是可以被分走的,但在婚姻期间有一样东西是对方绝对分不走的,那就是自身的无形资产——可实现财富、地位、名声的自身价值。

       结婚的时候不谈钱,如果弱势的一方在离婚之后希望法律能够保护自己,这是很容易失望的。

 

离开

 

      如果把“教人离婚”比喻成一场游戏,我常常会觉得替女性打官司是一场逆风球,而给男性打官司是一场顺风球。

       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,一对夫妻结婚七年,男方负责赚钱,女性有工作,同时把自己很多时间投入家庭。几年下来,她帐户上面的钱是七八万,但男方这边工作几年,前两年二、三十万一年,后面三年的话都是一百万一年的,存了有三百万。

       如果男方找过来,律师就会建议:第一个,你拖着她,哄着她,乖乖地每天回家,让她不要那么早决定离婚。广州离婚就调一年的流水,律师就让他把账户里的三百万弄走了,之后一年再来离婚,法院调的流水就看不到他的积蓄了。

        如果是给女方打官司,那就只能“破案”了。查房产吧,内地是不支持“以名查房”的,也就是说,需要提供房产证号码或者房产地址才可以查。如果男方蓄意偷偷买房,女方肯定是不知道的。查钱吧,也不能够“以名查账号”,女方如果想要拿到钱,只能希望对方不那么注意,这样可以偷偷把银行卡账号拍下来,但这都是运气非常好的了。

       这种情况不应该分性别,而是由家庭里财产的主导权角色决定的,但现实就是女性在家庭里的财产地位比较弱势。

 

有财产的主导权之后,女性就可以干脆地提出离婚了吗?也不是。我有一个客户,她自己是很有钱的,比男方有钱。她被男方家暴,来找我离婚,反反复复半年了,还没有离掉。

        每次女的一找我,男的就向她求饶,女方父母也叫了各方亲戚都来劝她不要离婚,她儿子也劝她不要离婚,对着她闹情绪,学习成绩也下降。每次她就忍着,不敢离,打一次,求救一次,打一次,求救一次。

 

        有一次她发短信给我说:“救命,救我。”我就知道出事了,让她把定位发过来,还打了电话报警。她让我马上过去帮她处理,我说行啊,那先要签个合同。因为前面我们已经去讲了很多次了,每次到那边之后,又说不离婚了,不处理了,我们白跑一趟。有时候半夜我一看微信,就知道她肯定又被打了。但后面我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离,她又不回了。

▲2016年的一份专题报告显示,家庭暴力已成为离婚纠纷案件中的第二大离婚原因。图 / 司法案例研究院

 

       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是真的很无力的。她不是那种经济困难得连律师都请不起的情况,也不是离婚之后赚不到钱的类型,按道理来说算是一个强者,但就是离不掉。

 

       不过大体看来,女性提出离婚的比率在离婚案件里是比较高的,占了七成左右,这里面最多的还是工薪阶层的女性提出离婚。她们没有富人阶层动辄上亿的财产要分割,还得扯到公司的继承权问题;也不是依附型的关系,女方往往在离婚之后能够继续自己挣钱养活自己,维持一个比较正常的生活。

       男性来离婚要么是已经有了别的选择,要么是对方出轨,或者认为女方“生不出儿子”,是比较果断的。但女性就比较拉扯,主要是对方出轨,自己出轨要离婚的比较少,还有一个分类是因为生活琐事离婚。

        生活里会有一些摩擦,特别是在有了孩子之后。孩子不需要男性生育,不在他肚子里,没经过那种痛楚,他进入这个父亲的角色没有那么容易。于是在一个家庭里,他还没完全脱离儿子的角色,又是丈夫的角色,再加上父亲的角色,他可能什么都不做,也不去协调关系。

      这样的情况长期下去,在没有更多利益绑定的情况下,工薪阶层的婚姻是很容易破裂的。

       刚入行的时候,我一年能够接到40个左右的离婚咨询已经算是了不起了,为了维持事务所的运转经常还是会接一些刑事案件去做。但现在我的事务所一年会收到上千件的案子,我们再从里面挑150个左右正式来做,当然这个可能和我的从业年限有关系。

       以前的咨询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,到2016年的时候,一些类一线城市,包括天津,成都、重庆都开始会有人找过来。网上也会有一些二、三线城市的人来做咨询。一般培养一个专业的离婚律师周期是3年左右,现在我觉得培养的速度跟不上离婚诉求增加的速度,存在一个很大的缺口。

        所以我经常会提到好的婚姻,一定要敢于提钱。只有事先把财产谈好了,人才能够更容易放下包袱地彻底相信另一个人,才真的对感情有良性的促进作用。

分享到: